首页 >  言情都市

周以光周衍小说他在白月光手下求生小说全文资源txt

周以光周衍 呜呜文学 2020-06-20 11:49:27
  • 他在白月光手下求生合集版免费阅读-他在白月光手下求生(周以光周衍)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

    他在白月光手下求生全文免费阅读

    主角是周以光周衍的小说之在线完本资源免费下载

    点击在线阅读>>

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他在白月光手下求生,主人翁是周以光周衍,小说主题鲜明,文笔新奇,《他在白月光手下求生》主要讲述了周以光周衍之间的恩怨情仇:周以光是仙门当中最皮的那个小师弟,吃过的诫鞭比树上的桃儿还多。周衍是大弟子,掌门的接班人,仙门之栋梁,他君子端方,清冷到桃树上都结霜。周以光拿命撩拨清冷师兄,一...

周以光周衍小说他在白月光手下求生全文免费阅读:

周衍不理会周以光的坦荡与表白,手顺着他的脖颈一路向下,落在心脏的位置。
手指摩挲而过,心跳的有点快。
指甲刺破皮肤,周以光脸上带着期待和沉溺。
精纯的内力在手上运转,已经浅浅触碰到心脏,只要轻轻***,就能挖心取血,延续他在人间逗留的日子。长生,长生啊,周衍还在等待着他缺失的东西。
身下俊美的少年命悬一线,侧脸苍白,眼睛里却蒙着氤氲的雾,眼眶有点红红的,周身赤条条毫无保留,周衍清楚地看到了少年身体的变化。
周衍忽然改变主意,松了手,让那颗心继续原原本本停在它该呆的地方。
“还真是个疯子。”
随着周衍松手,少年支撑不住,摔在地上,释放出来,然后晕倒过去,眉心点点春色。
莫非片刻欢好也值得以命相搏?生死一线又何来欢愉呢?疯子。
周衍那天没杀人,把周以光豢养在别处,还给了他衣服。对于这一破天荒的行径,大家众说纷纭。
再后来,天子之怒,流血千里。
因为三天以后,周以光逃了。
周以光在宫内举目无亲,在宫外更是没有一星半点的亲故,娘亲嫌他拖累,生下他便抛弃他。不久之后,自己也因病撒手人寰。还有谁能帮他逃走呢?
当天当值的所有侍卫听差宫娥小厮都被抓来问话,得知是一名宫娥,看着孩子可怜见的,偏生长的这样美,不忍他就这样断送了性命。竟然趁周以光昏迷,将他藏在出宫采买的马车里,与那些丝绸锦缎混在一起,带出宫去。
宫娥路遇一奇人,抱走孩子并承诺安全。
宫娥收拾细软准备遁逃他乡投奔亲戚的时候,被全城搜捕的侍卫捉到。
宫娥真的不知那位须发斑白的高人将周以光带去哪里,侍卫也问不出个所以然。
最后侍卫不忍杀死这名心地善良的宫娥,待她逃遁之后,向上禀报谎称此女已将暴毙。侍卫找来乱葬岗新死的女尸用草席掩盖着以假乱真,事已至此,皇帝无心去探究那具死尸的真假,也就不再追究。
于是线索就这样断了,没人能查到周以光的下落。
****
想到这里,周衍辗转反侧,烦躁难耐。
周衍不知道的是,周以光出逃的这三年,竟然一直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在二十四楼当起了琴师。
对于那位须发斑白的奇人,再也无人提起。
而之所以朝廷三年都不曾查到,是因为二十四楼的事,就连朝廷也不能轻易插手。
二十四楼遗世独立,那是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的分界线。
江湖与朝廷的关系错综复杂,不仅仅是简单的对立而已。一个皇帝的对手,除了错综复杂的番邦战和关系,就是他手下的官僚团体。而江湖势力若能牵制几分这些朝野朋党,便恰好达到一个治世的平衡。
江湖势力与朝廷朋党争执不休,二十四楼永远都只是收钱办事,两不相帮。
况且二十四楼收敛天下情报,朝廷不知道的事,多了去。无论那一方,都不敢随意开罪二十四楼。
可周以光近日在二十四楼飞簪杀死新派剑客岳澜一事,在江湖声名鹊起。
江湖上的响声,朝廷都密切听着呢。
于是听到了周以光这个名字。
周衍最烦躁难耐之时,侍卫将刚刚得知的推断禀报给周衍:“这三年以来,周以光可能,一直在二十四楼当着头牌琴师,风流快活。”
周衍心头火起,任是刻意压制着周身的怒气,还是震碎了殿前四颗夜明珠。
面色凝重的帝王沉声道:“把他抓回来。”
小侍卫正经历着他人生中最大的考验:对盛怒之下的主子说不。
“主上,二十四楼的事,我们不方便插手。”
侍卫以为自己就要死了,可是万幸他还活着。
“去给二十四楼递上拜帖,我要,以上陵国的名义,宴邀他们的头牌。告诉周以光,我行宫的桂花树下,埋着一坛三年的女儿红。不是什么好酒,愿不愿意来随他。”
侍卫只管传话,一溜烟跑了,心想哪个会来送死。
周衍觉得,当年祭台上,少年眼中流露出的情意不假。
****
周以光正坐在凉亭中抚琴,指风飞动,叶落无痕。抚琴时凝神屏息,最适合调养内力。
周以光也是个拿剑的人,却不常带剑在身边。他觉得那些冷兵器,太过不近人情,总比不过这些花花叶叶,温柔至极,照样能杀人。
可碰上值得敬重的对手,他就会把剑拿出来,好好过几招。
但他练的剑招是个残本,本应是《天命无极》,楼主只给了他《天命》那一卷,告诉他“无极”要等到他练成了天命,自行去取。
“无极”不是剑招,而是剑意。这剑意正出自周衍之手,巧得很。
周衍,三年不见。
三年之后的今天,我是不是有实力与你一战呢?恐怕还差的有点远,但我有点等不及了呢。
至少也得平起平坐吧。
谁曾想周以光练这名动江湖的天命剑法,就是为了简简单单谈个恋爱。
周以光天性懒散,但是唯独在武功的修炼上特别苛责自己。没办法,谁让他爱的人总想杀他呢,谈恋爱不容易。
可心中那份蓬勃的爱意和热切的渴望,究竟从何而来?与生俱来,他想不明白,也压抑不住。
思绪翻飞,周以光指尖的调子愈渐高昂倏忽又急转直下,“啪”的一声,琴弦断掉一根,琴声戛然而止。
“谁?”
周以光注意到凉亭后面似乎有人声窸动。
一个穿着浅黄色襦裙的女孩从凉亭后面走出来,是个新来的小厮。周以光好像对她有点印象,挺伶俐的一个小姑娘,经常跟在主管身边伺候着。
小姑娘欠身道:“主管托我把这个拜帖交给你,说是宫里派人递过来的,叫你慎重考虑。”
“那人还让我带了一句话给你,他说主人行宫的桂花树下,还埋着一坛三年的女儿红。不是什么好酒,来不来随你。”
小姑娘一五一十地复述着侍卫的话,把拜帖递到周以光手里。
三年的女儿红吗?
三年的韬光养晦。
周以光接过拜帖,心头颤动,神色却一如往常,刻意去压抑心中的惊骇,一向沉默少言的周公子,竟开口打趣起别人:“带话就带话,你躲在那里迟迟不出来是为什么?”
小姑娘礼数周全,实话实说:“我怕打扰公子弹琴,坏了你的雅兴,所以就在一旁候着。”
周以光笑道:“哪来的什么雅兴,都是些淫词艳曲罢了。”
小姑娘红着脸走开了,周以光收起调笑,小心翼翼地把拜帖打开。
是那个人亲笔题写,周以光凑近一点,闻了闻那沁人心脾的墨香。
当然要去,怎能不去,楼主还等着,我把“无极”的剑意带回来呢。
而且现在,就算我打不过你,保命的本事总还算有的。
****
二十四楼有一密室,管弦丝竹乱人心,恍惚中,周以光忘了自己是何时走进来的。
【系统提示:玩家您好,欢迎来到***世界。您的身份,周以光,记忆熟悉完毕。】
【系统提示:您已绑定时间序列的第一个世界,坐标上陵古国。】
【系统提示:您已绑定上陵古国世界的第一个任务:取得“无极”剑意,带回二十四楼。】
【系统提示:二十四楼的东西,您可随意取用,可能对您有所帮助。】
二十四楼的楼主,根本不是人,它是个***系统。
四条消息接连闪现在黑洞洞的石室里,篆体金字闪着幽微的金光。周以光刚刚把这几个字记住,它们就消失不见。
周以光发现自己站在二十四楼最上层的一间石室里,满壁画像,令人费解。
这些画像非常黯淡,石室中光线本就不好,画像上的内容很难一眼看清。
对石壁上的画像,来不及仔细考量,因为他反应过来,之前种种,应该是这个身体部分记忆的重现。
他记起来,自己好像已经在***系统中浸淫多年,貌似是个老玩家。
刚刚的一切,原来都是宿主的记忆啊。可是一想到周衍,心中翻涌的情感却异常真实。仿佛那不是宿主的情感,原原本本就是自己的情感。
他接受了这个世界的指派,但是除了系统指派的记忆,他什么也不记得。
只知道现在自己正在***世界里,自己来自其它时代,那里很不同,只有完成任务,www.zjtechexpo.cn才能回到现实世界。当然系统给他开了挂,如果自己不小心死掉就算强行退出,也能回到现实世界,顶多达不成心愿,但不会出现危险。
莫非自己接受指派,是有什么心愿吗?
他大概对现实社会的时代背景还有些印象,却全然忘记自己在现实社会的归属,更忘记自己***任务的理由。
一会儿是要去......赴宴吗?
怎么刚刚熟悉完记忆,就要去送死了。
不过还好,根据经验,就算在***世界里死了,也不会有所影响,他还会回到现实社会,所以问题不大。
不得不说,这个身体与他的契合度,高的惊人。过完前半段的记忆,这脾气也很合胃口。按理说一个其它时代的选手魂穿到上陵古国,肯定会有违和的感觉。
但是周以光没有,他入戏很快。
很奇怪,无论是系统给出的世界梗概,还是自己亲身代入的回忆,都过于真实。好像那些事情,曾经真的真真切切发生过自己身上一样。
算了,现在没时间考虑那么多。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任务,一看就有强行下线的风险。这个后来人觉得,刚刚记忆中的周以光,觉得自己在周衍面前可以保命,那绝对是,高估自己。
可是,想要拿到“无极”剑意,就必须赴宴。
既然已经收下拜帖,不如循着酒香,送上门去。也算,顺遂原主的意思。

他在白月光手下求生全文阅读

周以光夜探行宫,大大方方地惊动了当天执守的全部侍卫,然后把它们全部迷倒了。
侍卫们全都瘫软无力地跌在地上,别有一番风景。
二十四楼有那么多好东西,不用白不用,何必硬碰硬。
可是好汉不吃眼前亏,也有聪明反被聪明误。
行宫的后花园里,周以光试图将同样的药粉撒在周衍面前,打算直接把人迷晕绑了之后为所欲为。但是由于内力悬殊,他失败了。
这种药粉无色无味,随着呼吸***人的身体,就会禁锢内力,使人全身疲软,变得手无缚鸡之力。
很不幸,周以光偷鸡不成蚀把米,他自己中招了。
这药生效很快,周美人瞬间就软了。一夜回到三年前,不知道今晚,自己是否还会同样走运。
倒在地上之前,周衍抱住他。肢体碰触的时候,周以光觉得自己刚刚适应的身体明显心跳加快,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魂穿而来,竟没有隔阂,仿佛真的就是自己,心动了。
“谢谢。”
周以光对这个随时都会要自己命的人很客气。
周衍松手,周以光连忙扶住长廊的柱子,才不至于跌倒。
这药真他妈带劲儿。
周衍自斟自饮,酒香清冽:“我诚心邀你喝酒,你看看你对我的侍卫做了什么?”
周以光很诚实:“这样比较省事儿,况且,我知道我打不过你。所以只能用***放倒他们,才能做我想做的事。”
“下三滥的手段。”周衍话语间充满鄙夷。
周以光也没有不满:“比不得你上九流。”
“你现在成了二十四楼的人,以为我不敢杀你?”
“不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不必在乎楼主的意思。”
周以光说的是真心话,字面意思,落到周衍耳朵里,却像周以光拿楼主威胁他一样。
“今晚我们算个总账。”
今晚周衍的话格外多。
“行,如果可以的话,一并了结。”
今晚周以光格外潇洒。
“第一,三年之前,你竟敢咬我。”
他咬了周衍的手腕,这事儿周以光记的门儿清,回味至今。薄薄的皮肤被咬破,泛着墨松的冷香,他将上面溢出来的血珠一点点吮掉。肌肤相接的温度,满溢唇齿的***味,时刻***着他的神经,将他拉入罔顾一切的深渊。
于是周以光伸出手腕递到周衍面前,由于药效还在持续,周以光全身绵软无力,几乎抬手都费劲,但还是艰难的完成了这个动作。
“你可以咬回来。”
周衍捉住那只手腕,骨骼纤细,更没有几两皮肉,触手冰凉。周以光享受着手腕上传来的热度,有些恍惚。只是深情地盯着周衍的眼睛,眼眸里倒映着月亮的影子。从此无心爱良夜,明月自在故人的眼睛里。
周衍并不买账,咔嚓一下,掰断周以光的手腕。
“嘶......真狠。”
很久没这么疼过了,周以光一下子清醒了不少。虽然疼的后背起了疹子,小臂产生生理性的颤抖,周以光还是轻笑一下,毫不勉强,有些勾人。
温柔而残酷,令人心旌摇动。
脆弱而坚强,冲动毁天灭地。
“第二,三年之前,你逃了。”
这一宗罪过,周衍尤其记忆犹新,咬牙切齿。他原本已经打算放过周以光,还没想好以后怎么玩儿,就发现他跑了。
周以光觉得无辜:“我又不是主动逃跑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身在二十四楼,做了花魁。”
“可是你醒来之后,并没有再回来。”周衍脸色极其阴沉。
“你要杀我,我为什么回来?”周以光答的天经地义。
“现在我依旧要杀你,你又为什么赴宴?”
周以光低下头,沉默了一会儿:“我想你了,死就死吧。”
其实是为了“无极”剑意,虚拟玩家也是不太惜命的。
周衍不理他,继续喝自己的酒。
“喂,我也想喝酒。”
“你倒是心大,死到临头还有心情喝酒。”周衍心情莫名有点好。
“正是因为死到临头,所有更有心情。”周以光的心情也不差。
“我不光有心情喝酒,还想看你舞剑。你能不能把无极的剑招,演给我看看?反正已经死到临头,我就是想看看,令世人闻风丧胆的无极剑法,到底有多厉害。”
周以光客随主便,仿佛自己是真的来做客,而不是身陷囹圄。
周衍看着周以光瘫软无力地倚在石椅上,目光里夹杂着陈酿三年的复杂心绪。周以光清冷的五官,忽然激起他凌虐的欲望。
周衍凑近,拿起酒坛,捏住周以光的嘴巴灌酒。贝齿张开,并没有抗拒。
周以光来不及吞咽,透明的***顺着下颌,将衣襟沾湿。胸前的风景就从薄如蝉翼的绸缎布料下面透出来,跟三年前比起来,好像长开了不少。
周以光吞掉口中的***,被呛到也来不及咳嗽,眼尾渗出泪水,***干净嘴角的残余,道:“你把我弄湿了。”
周衍顺着周以光的下巴,将凝结成露的女儿红一点一点吃掉。
“周衍......”周以光的嗓音有些压抑。
才至喉结,便闻其声。一路向下,隔着薄如蝉翼的衣衫,女儿红的味道很别致。
周以光背部***,像是闪躲,却把自己更加凑近前去,又像渴求更多。
周衍只偏爱一处,身体压抑的很难受,药效上来自己又动弹不得,周以光不想求他。
沉溺在这致死的压抑中也是另一种欢愉吧,所有的感觉,都是周衍给的。
周衍饶有兴趣地看着身下的人,眼睛很像自己。
他亲了亲周以光的眼睛,接着落下一吻。
周以光没力气说话,嘴里泛着***味,自己没有伤口。才意识到,刚刚接吻的时候,他又把周衍弄出血来。
周以光心头朦胧,对身体的反应无所适从,怎么就到这一步了?
然后,身强体健,三年以来未遇敌手的周公子,竟然因为刚刚的挑逗过于***,他晕了过去。
醒来时,周以光发现自己又被绑住了,在一间幽暗的牢房里。情形就和三年前一模一样,只不过这次自己穿了衣服。
这间牢房空荡荡的,几个分开的牢笼中,只有关押着自己。
手被绑在身后,还好,脚上没有戴镣铐,他还能站起身来,比较自由的在这间牢房里走一走。
这牢笼不小,还挺宽敞。牢笼由黑色的精钢铸成,牢门的锁头和链条也是同样的精钢,周以光打消了破门的念头。
忽然,黑漆漆的牢房好像闪过点点金光。
期初周以光以为这是幻觉,后来抬头定睛一看,不是幻觉,是真的。
一行闪着光的篆体金字出现在眼前的上空中。
【系统提示:您的任务进度为零,请抓紧时间。】
周以光有点头痛,任务过于艰巨。
周以光试图与系统沟通:“为什么我要抓紧时间,很着急吗?晚了的话,会有什么后果。”
良久,没有东西回应他,牢笼里干净的连只老鼠也没有。
周以光这才意识到,这个系统可能是单线联系的。而且是个哑巴,只会写字,不会说话。好歹这个宿主还认识几个字,不然鬼知道系统想让我干嘛。
周以光不然干笑两声,自言自语的感觉有点尴尬。
可是周围太安静,他又喃喃道:“我都自身难保了,还着什么急,早晚都得强行下线。”
没想到,周衍来得巧,刚刚那两声干笑,还有刚才那一句话,都被周衍听到了。
周衍疑惑:“什么叫强行下线?”
“还有,你刚刚笑什么?”
周以光闻声,只见周衍从远处走过来。
周以光丝毫没有身为阶下囚的觉悟,气势不减:“笑都不让笑了?”
周衍走到近前来: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想想你该怎么跟我说话。”
周衍靠近,周身的威压漫延开来。不知怎的,周以光仿佛觉得鬼气森森,一定是出现幻觉了,周以光竟然有点胆寒,气焰也就减了几分。
“强行下线......就是......我在研究怎样强行从这牢中逃出去。看了半天,感觉不太有可能。”
“不错,你很有自知之明。”
这话说的周以光很不服气。
“没错,我逃不出去,但是把人关着算什么本事?昨天是我失策,有种你现在把我放出去,我们堂堂正正打一场。”
周以光在心里盘算着,堂堂正正打一场,获胜的概率,比逃出这个监牢还要低。
但是不管怎么样,先从牢笼逃出去再说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被关在这里,怕是一辈子都无法完成任务,那得死得多憋屈。
周以光的视线落在牢房前面的一块空地上,那地方摆满各种逼供用的刑具,还算宽敞,似乎也是个训练场。
他接着说:“你放我出去,给我松绑,我们就在那块空地打一场。如果我输了,要杀要剐随你便,不解气的话,我看你这里的刑具也不少,随便用在我身上,我也没办法反抗。”
周以光指的自然就是训练场旁边的架子上挂着的琳琅满目的刑具,有烧着炭火的烙铁,有夹人手指的夹板,有拔指甲用的铁钳,有钉床,有老虎凳,各式各样带着荆棘的鞭子,应有尽有。

本站推荐理由

书内书外、一虚一实相互交错,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,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。他跟你对话时,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。

点击免费阅读他在白月光手下求生全部章节!

周以光周衍小说仅代表他在白月光手下求生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。

呜呜小说推荐

呜呜小说排行

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

声明 |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!

网站地图

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